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我要充值 | 帮助
中路网
新闻 综合 项目 图片
商情 造价 钢材 水泥
商务 供应 求购 公司
招聘 猎头 人才 职位
资料 概况 技术 图纸
信息 资质 资格 展会
招标 招标 采购 中标
黄页 企业 专家 工程师
论坛 道路 质监 土木
考试培训 动态 招生 职称 试题
路见不平 最新 交通 工资 舆论
论文征稿
交通文化行业网址查询工具
交通文化首页
交通文化首页园林建筑国家地理中国古桥玉石文化经典文学茶文化酒文化其他
热 词:
您当前位置:中路网 > 交通文化 > 经典文学 > 正文

刘洪波:中国有最长的收费公路

发布日期:2008-06-06点击次数:1161 次来源:红网字体:[ ]

    作者:刘洪波 知名杂文家,媒体评论员

    那年,我从乡下到县城,看了生平第一部宽银幕电影——《车队》,一部表现美国货车司机与公路执法人员冲突的影片,一方要多拉快跑,一方要查处超速超载,搞得一塌糊涂。现在回想,这也算是我看的第一部“进口大片”,属于公路片类型。但当时,这些概念都不存在,只觉得双方对抗得很激烈。

    说起这件事,是因为这几天连续看到了一些“公路新闻”,其间发生的故事,似乎也有拍摄公路大片的基础。

    云南正在严厉打击高速公路逃费,一次就以涉嫌诈骗逮捕了7名司机。北京大学的三位教授申请公开高速公路收费信息,包括公开收费依据及收费去向。在湖北,路政执法人员在国道上清查超载货车时,货车司机与执法人员形成对峙。

    路修到哪里,收费站建到哪里,已是中国的惯例。高速公路收费,国道省道也收费,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哪怕再近的距离,都起码要交两次费,有的地方从城区到郊区也要收费。而且收费的高昂程度惊人,小轿车出行要交的公路收费(包括高速路收费、进出城收费等)是最低的,买路钱也差不多与油钱相当,长途货车跑一趟,要交的费用达到何种程度,更难想象。

    行使在公路上的小汽车,要么是公车,要么是支付能力相对较好的人群所拥有,就是这些车都已经对公路收费怨声载道。长途货车司机,应该算是艰难重重的人群,他们长年在路途,既有出门在外的风险,又付出抛家别子的代价,不过是赚一些糊口钱而已,高昂的公路收费不只是降低他们的劳动报酬,有时甚至使他们的劳动变成亏本买卖。

    然而,路政执法人员是只管查处超载的;公路经营机构是只管收费的;司法机关是只管打击逃费冲卡的,大家都是义正辞严。一个货车司机谋生的艰辛,有谁在意呢?他们既被坐地收钱的人指责,又受到严格执法的人的严密注视,同时过着颠沛道途的生活,忍着出门在外的苦楚,冒着各种各样的风险,谁能体谅一下这是怎样的生活?

    中国有最长的收费公路,最密的收费站点,有最普遍的超载行为,最多样的逃费手法,也有最血腥的收费冲突,这难道还不应该发展出很具特色的“公路片”吗?《车队》中只是查超载超速,斗争就激烈非凡,再加上个收费逃费,岂不更加火爆?我已读过好几个为冲卡逃费而发生撞死收费人员的报道了。

    但生活不是娱乐,生活往往是辛酸。公路应该更安全,应该更有秩序,如果买路钱不是太高,那么整治公路秩序会正义得多。想想看,一辆货车走500公里路,可能会交出一万多块钱的通行费,而逃费2000元就会被以诈骗判罪定刑,真是严刑峻法。查处腐败呢,2万元才可以立案,还不见得判罪坐监。公路收费呢,超期延期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汉谟拉比法典》规定,奴隶主弄瞎了自由民的眼睛,要赔1迈拉的银子,弄瞎了奴隶的眼睛,不用赔偿;而奴隶仅仅不承认主人,就要被割掉耳朵。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公平”是不成其为公平的。一个社会总是让生活艰辛的人更多地出血,还不忘给他们各种不名誉的指责,难道不会出问题吗?


本类其他文章

跟贴区 已有890贴子(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 码:

经典文学
赞助商链接
文章排行榜
推荐文章
[园林建筑] 手机定位
[其他] 传统文学民俗知识
[其他] 毛泽东写给女性的六首诗词
[园林建筑] 广东新兴拟建六祖惠能文化..
[茶文化] 惊绝的中国茶菜茶宴
[玉石文化] 青花竹石芭蕉图玉壶春瓶
[茶文化] 天下名泉之庐山谷帘泉
[经典文学] 金庸:鹿鼎记
[玉石文化] 孔子论玉十德
[茶文化] 十大名茶——西湖龙井
[园林建筑] 园宅相映 人境壶天
[经典文学] 徐霞客游记
[经典文学] 竹书纪年
[经典文学] 醒世姻缘传
[经典文学] 红楼梦
[茶文化] 明代青花壶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网站导航会员服务积分规则支付方式招贤纳才网站建设行业网址

服务热线:020-85232157传 真:020-85232157地 址:广州市天河区林和西路167号威尼国际大厦708~709房

主管单位:中小企业全国交通工作委员会信息传媒中心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461粤ICP备07513183号

2006-2019 中路网(chnroad.com) 版权所有